青檬

#10 年终晚会什么的就别介意辈分啦

 

阿夜,明晚就是年终晚会了,你有什么建议么?华月问道。

沈院长正忙着浏览网页给宝贝妹妹挑选新年礼物,随口回了句,不是都交给你了么,随便弄弄就可以了。

华月无奈地用手指抵住额头,阿夜,你给我的预算再随便也弄不出来好么?

没办法啊,院长大人头也没抬,你也知道谢衣那家伙今年报废了多少块开发板,一大半预算搭进去了,要不你列个表单找他要钱去。

算了,华月心说,看谢偃天天跑去找少恭蹭饭就知道他有多穷了。她忍不住指出,阿夜你又叫错名字了。

习惯了。

说起来谢衣差不多也该回国了吧,你没收到他的消息?

那种臭小子怎么会把我这个老师放在心上。沈院...

#09 圣诞节一定要吃巧克力哟

喂喂这样真的好么?无异对指尖中,屠苏平时对我不错,我下不去手。

长点心啊无异!木头脸昨晚把我们扔夜店自己跟妹子快活去了,还夜不归宿,这个没义气的混蛋必须接受惩罚!

我不信!无异还是一脸坚定,屠苏不是这种人。

好,我给你看证据,兰生义愤填膺状,用手机翻出了论坛里的帖子给无异看。

喵了个咪的,居然是真的!屠苏你怎么可以酱紫呜呜呜。刚还攀着夷则肩膀哭的无异下一秒摆正了表情,不过看这妹子的背影不错啊,长发飘飘的。喂喂你情绪转换的略快啊,夷则头疼。额,就是怎么看上去块头比屠苏都大,哇你看肩比屠苏宽腰比屠苏粗啊,怪不得追屠苏的妹子那么多他一个都没从,原来好这口啊。...

#08 史上最混乱之夜 下

哈哈,台上的人跳的舞好有意思。

——他是认真的,夷则已经不知道该做个什么表情了,该怎么跟他解释那是少儿不宜的艳舞。

夷则我也想上去试试诶。

咳咳咳,夷则被狠狠地呛到了。

诶,你怎么了夷则。无异咋呼着凑过来给他捶了锤。

那三个小子就是跟长辫子小子一起过来的。夷则揉着胸口舒气的时候敏锐的发现有人正对着自己的方向比比划划。他觉得不妙,暗中戳了戳无异和兰生,无异警觉了起来,兰生还是沉浸在倾诉的快感中,虽然对面的人一脸麻木,两眼直钩无神,明显精神受了重创。

那群人一有动作夷则就喊了声跑,无异一跃而起,顺手拉起兰生就奔往大门方向,快跑到大门口的时候却发现...

万万没想到这个脑洞这么大Orz,下半截明天写吧,困了……


#08 史上最混乱之夜


平安夜晚上。

喵了个咪的,兰生你被猴子附体了么,今晚在宿舍晃悠不下一百圈了!

闭嘴你这种不解风情的宅男怎么会懂我!今天襄铃无情的拒绝了我的邀请,明明她期待红袖添香的逸尘传好久了,这其中必定有鬼。

听到逸尘传三个字坐在上铺看书的夷则肩膀抖了抖,把手中的电力电子课本翻了一页。

好吧又跟妹子有关,无异无奈摊手,继续拆自己的金刚力士模型去了。

隔了一会儿有人的手机铃声响了,仗剑歌行我骑着小悭臾——

平安夜居然有人打木头脸的电话,啧啧,非J即Q。兰生拿起了屠苏的手机,想递给他,看到来电人的名字后却抓...

part18 心之所向

「屠苏,少恭就是你想复活的那个人吧?」

「……你如何得知?」

「我跟少恭打听了些你的过去……你不会生气吧?」无异小心翼翼的问。

屠苏摇了摇头:「迟早也要告知于你,而且需要你帮忙为他重塑身体。」

「造偃甲人,以我现在的偃术来说应该没问题,但难就难在材料上,偃甲人所需的材料都是些稀缺之物,搜集起来恐怕要耗时很久。我倒是另外有个主意,静水湖不是有尊现成的偃甲人么?」

「你是说?」

「恩,偃甲房的那具偃甲人可以暂时拿来给少恭用。」

「……」

无异看出了他的迟疑,解释道:「偃作存在的最大意义是物尽其用,没哪个偃师愿意自己的作品摆着看的,额,至少我是那么想的。」...

part17 前尘一梦

 

无异的手一触碰到三世镜,方才还黯淡无光的石头突然光华大作,照亮了他的眉眼,一时光芒刺眼,他不禁闭上了双目。屠苏目不转睫地盯着他,片刻后,无异蹙紧眉头,面上露出了惊讶之色,浑身剧烈颤抖,而他身上亦有金色光芒浮现,屠苏不禁向前跨了一步,想上前扶住他。

「少侠且慢。」温和的声音突兀的在他身后响起。

「!」这个声音仿佛惊雷震到了屠苏,这是他前世的噩梦,纵然光阴流转前尘不复,亦是刻骨铭心永难忘却。

看到他难以置信的眼神,少恭露出了一抹笑意:「多年不见,少侠别来无恙。」

屠苏回过神来第一反应是拔出了焚寂剑,横眉冷目相对。

少恭嗤笑一声:「枉在下...

part16 神女之墓

「就算你身世变了,名字换了,长相也不一样了,但在我看来,你就永远是这些画里的样子,你永远都是你。」清丽的红衣少女笑语温言。

「无礼,称在下夏公子。」尔雅的灰衣少年面露不悦。

「小叶子,馋鸡又跟阿狸抢烤肉吃,好讨厌!」娇俏的绿衣女子嘟嘴抱怨。

「怎么,我收了你这个徒弟,却连声师傅都听不得?」白色长袍的稳重长者唇角含笑。

「我不是谢衣,谢衣,早已经不复存在。」黑金服饰的暗杀者冷漠道。

无异脑海里闪过一幅幅画面,嘈杂的声音在他脑海里响起,那些声音像是在对他说话,又好像只是久远的回声。画面飞快的闪过,最后定格的那一幕,他第一次看到了自己,四周在崩溃坍塌,自...

part15 克敌之变

屠苏心不在焉的喂鸟中,阿翔对于最近只有鱼吃早有不满,拼命地扑腾翅膀想引起主人注意,却没起到大作用,小黄鸡倒是一如既往的吃货风,眨眼把盘里的鱼啃了大半,阿翔无奈,掉头跟小黄鸡抢鱼吃去了。

屠苏今天来来回回的捏了十几只符鸟,却又挨着捏碎。他性子果断,少有犹豫,现在却患得患失,不忍探究真相。

无异便真是偃人,我亦会待他如初,如此看来,他身世如何与我又有何干?念及至此,屠苏打消了向师尊询问无异身世的念头。

两只鸟吃完后,他收起了空盘子,见阿翔闷闷不乐,倒是生出了几分歉意,确实好几天没出去给阿翔买五花肉了,不如明天去朗德一趟。现下身上银钱不多,顺便打打侠义榜赚点盘缠也好。...

part14 身世谜团

 

「啊,我好笨!」书房中,无异暴躁的揪着头发,就算有屠苏做的苏酥甜心糕吃还是不开心啊!他一边这么想,一边随手捻了块吃的津津有味。

为什么就是不能把我的磁场封进去呢?难道这冥思盒里面还有残余的磁场灵力,但是怎么试探都检测不出来啊。这冥思盒该不会是成了精吧,多排斥外来灵力啊这是。还有这柄断刀,看上去曾是唐刀式样,刀柄上刻忘川二字,却不知是何来历。既然和冥思盒放到一起,肯定珍贵之极,无异曾用灵力试探也是全无反应,怎么看都是一柄普通的断刀。无异一头雾水,只有暂且搁置,专心攻克冥思盒,但是几日来全无进展。

现在看来开箱之后唯一值得祝贺的就是发现了锁灵...

#06 不点名的老师都是好老师


华月老师向来是院里男生心目中的女神,以温柔体贴善解人意闻名,有口皆碑的是她上课几乎不点名。

这天又是她的课,屠苏最早来到教室,占了三个座位。夷则昨晚就跟他说今天要去图书馆一趟,假如撞上了百分之一的女神点名的概率,让屠苏帮他喊个到。兰生课前打过来电话说临时有急事儿要翘课,无异则是兴冲冲的跑进来告诉他楼上有谢老师的讲座,而后就背着包溜号了。

屠苏寂寞的上完了两节课,第二节下课后正要收拾课本走人,突然听到后排有个威仪的声音响起:各位同学等一下,这节课点名。屠苏梗了下,回头一看发现是沈院长,他守在后门,一副看好戏的表情。……好吧,现在就算叫无异下来他也进不了门...

1 / 4

青檬

情不敢至深,恐大梦一场。

© 青檬 | Powered by LOFTER